洛阳中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

洛阳中网

兄长失联妹妹寄百封信寻亲 30年后两名老人终相见

2017-03-20 | 来源:

时隔30年,身穿红衣的刘正碧和哥哥(右二)终于团聚。

 大河网消息:3月16日,六旬老婆婆刘正碧从云南曲靖坐了20个小时火车来到巴南土桥派出所,当她见到哥哥刘正海的第一眼,便立刻飞赴过去,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。

 这个故事要追溯到37年前,25岁的刘正碧远嫁云南曲靖,开始的7年时间里她一直与哥哥保持书信联系,由于当时通讯不便,7年后,刘正碧寄出100余封信件却再也没有得到回复。此后刘正碧便苦苦寻找,一直杳无音讯,近日得知哥哥的下落后,刘正碧在儿女的陪同下从云南赶来巴南,与失散30年的哥哥相认。

 与兄长失联 

 她仍寄出百余封家信寻亲 

 37年前,25岁的刘正碧远嫁云南后,一直与哥哥通过书信联系,由于通讯不便,寄出去一封信常常要一个月才能等到回信,尽管如此却一直没有中断过。但是30年前,刘正碧寄出去一封家信后等了一个月、半年、两年……仍然没有收到回复。

 “我不知道哥哥到底去了哪里,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回信。”刘正碧回忆说,“小时候家里穷,父母为了供我们兄妹俩上学,四处奔波,常常只有我和哥哥在家,生活全靠哥哥照料,‘哥哥’两个字对我意义不平凡,长兄如父!”

 从失去联系那年开始,刘正碧仍然不断地给哥哥写信,随后的时间里给哥哥写了100余封家信,但是她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“我知道哥哥的家在新工地,我给新工地的社区打过无数个电话,社区给过我电话号码,但都是停机的。”刘正碧说,去年,她寻求云南的派出所帮助,在民警的指导下辗转找到了土桥派出所。

 两地民警相助 

 失散30年的哥哥有了消息 

 2016年10月,刘正碧抱着希望打通了土桥派出所的电话。民警刘照宇接到电话后,对基本情况进行了登记,并和云南当地的派出所进行了核对。

 “当时,刘正碧只提供了她哥哥和嫂子升静的姓名,以及新工地的家庭住址。”刘照宇说,他多次到新工地社区去询问过,但是提供的电话都是停机,也联系过机床厂工作人员,拿到过具体的家庭地址,但住着的人早已不是刘正海。

 时间一晃又是半年,哥哥依然杳无音讯,用尽了一切方法寻亲的刘正碧开始有些失望。

 “刘正海早就和升静离婚了!”民警刘照宇在一次出警时,一位机床厂的老员工告诉他,升静的女儿叫刘晓梅,她可能知道刘正海的住址。

 民警刘照宇得知后立即与刘正碧取得联系,并通过升静找到了刘晓梅,从而找到了刘正海。

 原来,刘正海已经搬家多年,目前住在李家沱合建社区,他也给妹妹回复过信件,但由于刘正碧家搬迁,错过了信件。

 兄妹相见 

 两鬓斑白的他们热泪盈眶 

 3月16日早上7点20分,从云南开往重庆的列车缓缓驶进龙头寺火车站,刘正碧反复地梳理着已经半白的头发,小心翼翼地穿上新外套,神情紧张,不停地搓着双手,她不知道30年未见的哥哥如今会是什么模样,不知道他是否还能认得自己。

 随后,刘正碧到了土桥派出所,见到站在派出所大厅等候的哥哥,刘正碧迫不及待地上前抱住他,激动的泪水不住地往外涌。哥哥刘正海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,见到妹妹,眼里也泛着泪光。

 刘正碧和哥哥最后一次相见,是在1987年的春节,当时两人还是年轻模样,没想到再见面时,却都已两鬓斑白。“30年!30年不见了!”刘正碧紧紧拉着哥哥的手舍不得放开,不断说着“我们都已经老了”。

 刘正碧从衣兜里拿出一张泛黄的全家福。照片中她顽皮地拽着哥哥的臂膀,还挎着蓝色布包,那时她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,父母则并排坐在前面,一家四口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 这张照片成为刘正碧唯一的念想,多少个夜晚,她流着泪看着照片,缓解对哥哥的思念。经过30年的寻找,兄妹俩终于在有生之年再团聚。